我的2008 代表字 「換」

2008年初的立委大選後,看到國民黨變成一個超級多數黨
我決定走出網路世界,開始走上街頭去
先是去參加了一天的逆風行腳
初五的那天,我鼓起萬分的勇氣,跑到謝長廷的高雄總部報到
跟那裡的人說,我可以一起走嗎?
然後我就這樣從高雄走到岡山
一路上,有著許多的民眾熱情地和我們擊掌
看著他們熱切的神情,聽著他們說著
「有你們這些少年ㄟ,真好!」

本來以為這樣就夠了…對於大選的事也只是默默地關心著
直到發生了四個笨蛋踢館事件
我決定每天都到高雄總部去報到(自以為這樣能保護到什麼~)
然後就認識了一群了年輕小朋友們
大家拿著大牌子,到高雄瑞豐夜市、各大捷運站出口
發著逆轉勝的傳單、貼紙
喊著「一發逆轉、台灣加油!

然後就那樣了…322那天晚上,我們故作堅強地一起笑著吃火鍋
想著自己還能做什麼事情,心傷的我,看到了海外志工的招募廣告,想著如果台灣沒辦法待,那就出去看看吧,弄了一個月的海外志工計畫,也在自己的學經歷和決心不夠而喪失機會

也剛好自己在高雄租處的租約到期,想著自己沒有在高雄長期發展的打算,就開始回台北的計畫,面試、找房子、搬家,一切的一切就在不斷地南北奔波中告了個段落,也趁著換工作的空檔跟著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去參加一年一度在紐約聯合國大會開始前的入聯遊行活動。

從美國回來,開始了新工作,想不到的是,景氣一夕反轉,公司一聲令下,我被精簡,因這樣的風波,我又能繼續工作,但也因得罪太多人,十二月初又被調到內湖去當小會計。

2008年對我來說是充滿變動的一年,
換了住的地方、換了工作、又再換了工作地點
一直到現在才開始有點穩定下來的感覺
今年工作、家庭、感情、生活方面的變動不安
讓我突然成長了許多,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負責,自己的國家要自己保護。
因為這是我的人生,我的國家,台灣。

 

最好的生日禮物~

一大早起來就看到陳前總統被當庭釋放的消息
真是令人高興

特此一PO

另外,原來陳前總統不梳油頭時的造型不錯看
為何每次都要梳個大油頭啊?

 

Fraud or mistake?


記得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Freight forwarder做會計,一開始都好好的,一直到老闆跟我說,某些帳務不用入到系統時,我就害怕了起來,分明就是要我做帳,所以做了一個月就編個理由跑掉了,後來到新公司面試時,我就直接跟經理說,如果要我做帳,那就不用面試了,因為我是不可能做的,然後,就讓我遇到一個正直的老闆,在她手下做得很開心。


美國在一連串的會計財務弊案後,將會計人的責任加得很重,不能再說,Because I was told to do so, 因為你受過專業的訓練,you should have the ability to tell right from wrong.


Fraud, mistake, condition of the mind. In all averments of fraud or mistake, the circumstances constituting fraud or mistake shall be stated with particularity. Malice, intent, knowledge, and other condition of mind of a person may be averred generally.”

-- History: En. Sec. 9, Ch. 13, L. 1961. Provided by Montana Legislative Services


這是從網路上找來的文字,應該是蒙大拿州對某個code的注釋,這段的意思是舞弊或錯誤的認定,應視這個人的惡意與否、意圖、知識和其他心理狀況來解讀。

(若有翻譯失真,請熟知法律的網友指正~


知識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在面對一個有高等學歷的知名部落客時,當然也會用高等學歷的標準來要求,不是嗎?


以前在上到accounting fraud 時,老師告訴我們的觀念是,mistake 還可以視情節、重要性來判定輕重,但舞弊就是舞弊,一塊錢的舞弊也要揭發,就是這麼簡單。


也許引用只是錯誤,也許沒有惡意,也許沒有特別意圖,這件事發展到最後會怎樣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辛苦寫的東西被引用到別人的部落格裡,結果被讀者以為是引用者的文章,還引起不小的迴響,我應該也不會太高興。


幸好,我的文章還沒精彩到被人拿去四處傳播。



 

<<食記>>食養山房


這家店據說之前在北宜高,幾年前後來才搬來陽明山現址
以前和家人去陽明山上玩時,有經過一次
不知道這家原來是家採預約制的高檔餐廳
假日的場次,聽說要提早二至三個月預約才行
話不多說,先來看圖~~

充滿禪意的店內一角


先從開胃果汁開始吧~現打草莓汁

冷盤 茄子、花生豆腐、小鮑魚
干貝蒸蛋
鯷魚蓮藕包

吃得累了嗎?來杯桂花醋refresh一下
冷盤手卷

再來杯鳳梨醋,居然用豬籠草來做擺盤~真神奇
明蝦糕渣

Salami火腿包炒飯

招牌蓮花雞湯,乾蓮花是上桌後才由服務人員放上去的
蓮花茶 用乾蓮花沖熱水而成的茶飲
甜點

吃完十來道下來,真是令人大呼過癮
餐廳裡的氣氛而舒服,每道菜都帶來不同的驚奇
從擺盤到菜色,口味的變換~
再來一定要再介紹一下駐店之寶--小咪
今天天氣很冷,小咪一直窩在炭爐邊休息
任由經過的客人撫弄、照相~超可愛~~




 

小英的故事

第一次對小英有印象是她在當陸委會主委時,回覆立委的質詢
精彩的攻防,讓一心想讓她難看的立委踫個一鼻子灰
後來,對她也就沒什麼印象
誰知,她就變成了民進黨黨主席了
怎麼想,她就像一隻誤入森林的小白兔
在民進黨風雨飄搖,派系林立時
只因她的超乎派系而得到了黨主席的位子

對她有進一步的接觸,是一次她和幾個部落客的座談
因為人不多,所以,彼此都有比較長的時間可以對談
學者出身的她,在用字的精確和邏輯的辨明上
讓同座的我只能自嘆弗如。

對我來說,她就像是個古墓派的小龍女
長期以來,古墓裡的訓練
啊,不是,是談判專家的訓練
讓她一直保持理性,喜怒不形於色
這樣的人格特質,是民進黨內少有的

而這樣的小龍女性格,啊,不是,是學者性格
適不適合擔任一個以街頭運動起家的政黨黨主席?
我想,二十年前應該不適合
但是,2008年的現在,她的出任黨主席的確對民進黨是個大大的加分
2008年的現在,媒體的渲染力是二十年前的數十倍
任何一個黨員、黨公職或只是個小泛綠支持者做了什麼脫序的事
在媒體前是如何地被扭曲?
斷章取義、引導式問句、選擇性報導在過去幾年來
讓台派人民受了多少的氣,傷了多少的心?
小英一路走來對各式議題的冷靜理性回應,
也許無法引起民眾廣大的熱情回應
但也讓噬血的媒體少了很多見縫插針的機會

網聚裡有很多人對民進黨有很多責難和不滿
覺得小英要硬起來、民進黨要趕快站起來
沒錯,小英是要再訓練,民進黨是不成材
但是,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
不是民進黨的台灣、也不是小英的台灣
我們是台派,不是民進黨派
我們可以對民進黨生氣、失望
對小英的表現不置可否,但不能對台灣失望
台灣人的台灣要靠自己保護

謝長廷競選時說的「愛‧信任」
好像在322的那一天後,逐漸地崩解了
但對台灣土地的愛呢,應該還在吧?

這次的轉職,讓我成長了很多,
情緒的起伏少了許多
眼前的事實是,我已經被推上火線了
對方都要衝過來了,
沒辦法再回頭看是誰把我推出來的
只能往前衝了,
不衝,就等著被消滅,就是這麼簡單。

我不想再等了,所以我參加今年的入聯宣達團
到紐約去遊行,喊出台灣要入聯的需求
套句阿扁在台北市長任內說的那句
「馬特拉不拉,我們自己拉」

「民進黨不成材,我們自己來」

這不也是部落客在大選後,迅速團結的原因嗎?

 

魚仔•筍仔

幾個星期前,在電視上無意看到MV
馬上被這個清新的聲音給吸引住,
不只聲音好聽,歌詞的內容也十分動人
今天跑去買了這張專輯回家聽,

冬夜裡聽著她的聲音,給人絲絲的暖意
心情不好嗎?那就來聽歌吧~~






筍仔


作詞:黃大軍 作曲:黃大軍

埋置土腳的筍仔
探頭出來無出聲
天有外大 海有外擴
目睛扒金惦惦仔看

春夏秋冬一目睨仔
點頭彎著胛脊背
腳站會在 若一粒山
吹風淋雨 同一個我

美麗人生盤山過嶺
若親像苦筍回甘
我的命運若是天注定
站置這 攏不驚

 

差點被裁事件滿月記


事情的源頭是這樣的,一個月後,我還是每天去上班下班

一樣的路線,心情全都不一樣了,

再過兩天,我的兩個月試用期滿了

公司要裁我,也不能再用「試用期不適用」的理由來搪塞了

回想這兩個月的工作,還是沒什麼真實感

不敢想像自己做了那樣的事

就只是昏沈沈地像做了個夢

那個事件後,公司發布了優退方案

優退方案的成效可能不彰

後來,又發布了個更強硬的「全面退休方案」

只要達到退休標準,一律先退再說

如果公司還需要你,再把你雇回來

不過,這個方案應該是引起不小的反彈

再過幾天,公司重新發布通告

尊重員工退休的意願。

2008年,充滿變動的一年,

年初的選舉到現在的社會不安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整個社會氣氛反轉

一個毒奶事件,讓台灣人民長久以來的互信陷入危機

再來又是警察暴力、司法暴力和景氣崩盤,讓台灣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消失殆盡

我現在有點慶幸自己還單身,

不用想要是另一半跟我的政治信仰不同怎麼辦

也不用想如果突然被裁員,房貸和車貸怎麼辦

也不用想如果小孩指著電視問說,為什麼這個人要舉著手銬被帶走?

為什麼警察伯伯要打人,那些人是壞人嗎?

我要怎麼回答。

然後還可以在父母唸我用刷卡去美國,現在才在每天苦哈哈過日子時說

政府也是刷全民的卡,來發錢給大家啊,有何不可?

其實也才幾個月,全球的景氣直接降到冰點

而那些老愛唱衰台灣的媒體,突然發現,

台灣的經濟不振和全球景氣有很大的關係

因為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台灣的經濟和政府執政的好壞一點關係都沒有

況且,有個前朝餘孽可以當代罪羔羊

有一個公司因為經營權之爭,把創辦人給趕走了

金主因為也和公司經營不熟,去外頭找了位「專業經理人」

號稱專業的經理人,在公司和他接觸時

大拍胸脯說,「放心呢,我有一批很好的人馬,馬上就會好!」

結果,半年過去了,工廠還是亂成一團,出貨不順,驗退率高

業務大幅衰退。

面對金主的質疑,

專業經理人先搬出第一個錦囊「都是前朝餘孽的錯!」

那位被請走的創辦人成了十惡不赦的混蛋,

說他亂花研發費用,搞了一堆賣不出去的東西,導致庫存過高

業務又不會賣東西

一個被金主派去的小女生去公司看了幾次

回來跟金主報告視察結果

金主一聽暴跳如雷,馬上質問專業經理人公司經營狀況

專業經理人一聽,跳得更高

一邊反駁,再拿出第二個錦囊「都是景氣不好,才會這樣!」

再繼續畫一些大餅給金主看。

安撫金主,只要瞄準中國市場,一切都會好

不爽的專業經理人對小女孩極度不滿

想不到騙得了金主,卻瞞不了一個小女孩

到處去說小女孩的壞話,說她是亂爆小婷

只會爆料,什麼事都不會做

她要是這麼厲害,以前她待的公司,早就賺錢了

為何到現在還在虧錢?

弄得小婷從此再也無法從公司內部拿到資料

金主對她的信任也慢慢受到影響。

另一頭,專業經理人想著,幸好還不用那麼快拿出第三個錦囊,等金主真要對我怎樣時,呵呵,我還有地方可以去呢~大不了,老子不幹了,遠走高飛不就得了!什麼公司,什麼理念,干我屁事,我只要有錢拿就好了。

 

大長今與陳水扁

最近因為不想再看新聞,剛好大姊正沈溺於韓劇
看大長今,就成了最近週末的休閒
雖然對韓國人沒什麼好感(尤其對他們莫名其妙的民族自信感到不可思議)
但也不得不佩服他們在拍歷史長劇的那種用心

長今本來是一位御膳廚房的宮女,後來因為宮廷鬥爭而流放邊疆
在流放的地方學習醫術,再用醫女的身份回到宮廷
最後居然成為朝鮮第一位女御醫(古代女生本來是不能替皇上診療的)
被皇上冊封為「大長今」

這幾天看到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宮女)因年老體衰要退休,建議用競賽而非直接指派的方式選出下一屆的最高尚宮,兩個參賽者,一個是崔尚宮,她來自於一個優 秀的家門,歷代出了數位最高尚宮,家兄是獨佔進口物資到宮廷的貿易商。而另一個韓尚宮,是賤民出身的正直尚宮。兩人的競賽,因為崔家太害怕爭取不到最高尚 宮的位子,居然在比賽前一天使出賤招毀損韓尚宮比賽要用的材料,在韓尚宮趕出宮補買材料時還要故意綁架她,讓她來不及回宮比賽。結果比賽在長今的冷靜處理 下,獲得勝利,讓韓尚宮得到最高尚宮的位置。

崔家為了獨佔進口宮中物資而來的龐大利益,早不知道花了多少錢疏通宮裡上上下下的人,更無法接受最高尚宮的位置被奪走。於是崔尚宮崔尚宮發動宮女間的輿 論,強調「賤民之女」是沒有資格做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用利益去誘惑比較窮的宮女,再慫恿那些害怕反動的宮女--「就算要罰,也不可能罰所有人吧?」結 果,幾乎所有宮女都偏向崔尚宮的勢力。號召宮裡所有尚宮開始不合作運動,讓韓尚宮空有最高尚宮之名,卻完全無法指揮整個御膳廚房。

這樣的劇情,是不是似曾相識?
怎麼讓我想起某位女性政治人物喊到破聲的那句「當選無效~~」?

一個長期把持龐大利益、操縱權力和輿論的集團,從來沒想過原來還有另一種方式能讓權力移轉到別人身上,想不到權力的移轉真的發生,這個集團因為太害怕,不能再讓同樣的事再發生,傾全集團之力,就是要讓權力的移轉失效。

後來,韓尚宮直接向崔尚宮再下挑戰書,再辦一次比賽,讓所有尚宮評比,才正式獲得其他尚宮的認可,坐穩最高尚宮的位子。但是沒多久,位子還沒坐熱,又被崔家的勢力給鬥下台,流放到邊疆去了。


我不知道陳前總統的事情會怎樣發展,
我只知道中國國民黨的清算一定不會停止
中國人的那句「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就說明了他們的鬥爭態度。

陳雲林來台,讓我親身感受到什麼叫做「依法行政」
當冰冷的盾牌貼到我身上的那一刻,我嚇到了
我做了什麼?為何要這樣對我?
我沒有大聲回嗆的勇氣,只好趕快跑走
後來兩天,我下班後都乖乖回家不敢再上街~~

但我相信台灣人不會因為這樣的暴力清算而有所退縮
因為,我又開始走上街頭了
更多的人因為政府現在的所作所為走上街頭。
全民抗暴政的時代已然來臨。

 

風愈大,愈要向前進~


幾天前,姊姊跟我說,父親對於我過度熱衷政治很擔心,不知道我有沒有去嗆陳雲林?姊姊說,她大笑三聲後回答父親:「妹妹這麼膽小,不可能去的啦!」


身為家中的么女,從小到大,都是躲在哥哥姊姊的背後,天塌下來,反正還有他們擋,很多事情,不太敢出頭,反正總會有人比我先站出來。


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我變了,不再是那個唯唯諾諾躲在家人身後看世界的小妹了,也許是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吧,我和一個同學連夜用床單趕製一面抗議布條掛在我宿舍的陽台上。還是2004年,清晨接到家人從台灣打來的電話說,陳水扁遭到槍擊,後來選舉照常舉行,卻有一堆人不服選舉結果而作亂。還是2000年大選,有一群人因為敗選,跑去黨部前要求李登輝下台,讓我看到原來有群人,選舉失敗都是別人的錯,而不先檢討自己?還是更早之前的1998年,一個讓台北市改頭換面,執政滿意度破表的陳市長,尋求連任時居然輸給一個馬英九?


離開台灣,才發現自己有多不了解這個美麗的島嶼,我開始唸台灣歷史,才知原來台灣在國民黨來台前不是只有梅花鹿和原住民(還有一個穿紅衣服的傢伙),才知一百多年前,長老教會為台灣島上的各種語言翻譯了聖經,才知道有種文字叫新港文書,這些事情,我在台灣的教育完全沒有告訴我。


因為目睹過中國人的橫行霸道,再看到在台灣的很多人,平常看起來很理性很和平,但一提到某人或某黨就臉色大變,什麼話都說得出來。我才發現不能再沈默了,在台灣過往的歷史中,衝組的死光了,留下的大部分人都是沈默的,從小,我的父母教導我不要亂說話談政治,但他們不知道,其實人生而被賦予言論自由。


2006年回到台灣,2007年第一次走上街頭,是為了台灣入聯,第一次和同學走在高雄的大馬路上,像是參加一場超大型的嘉年華會,和附近的人打招呼,問著紀念旗幟紀念衫去哪裡買去哪裡領,比誰穿得最炫。整場遊行下來,身體累了,心卻充實了起來。


後來,年初的大選,踢館事件爆發,看著新聞畫面,我告訴自己,不能再躲在別人後面了,我要自己守護自己所珍惜的寶貝。所以,我天天到高雄競選總部報到,發傳單,做手工,打電話,幫忙賣週邊商品。大選的結果,當然令人傷心,但新總統的就職表現更是令人寒心,只是更沒想到的是,上任不到半年,以前的那些牛鬼蛇神回來不說,連戒嚴的感覺也回來了!


這兩年參加了各式各樣不同的活動,年輕人的,中生代的,老年人的,不同的世代對於台灣的未來的期待都是一樣的,自己的國家,就是要自己保護。而我仍要繼續走下去。


 

野草莓學運,加油!







看到熱情的同學,突然覺得

啊~年輕真好!
替你們加油!
也請大家上他們的官網去聲援一下~

 

「一二三,退!」


I’ve been feeling bad these days.

1025後,看到蔡教授獨自為了公投法的議題而絕食

後來,光照立法院,看到上千民眾在立院聚集

看到脆弱的蔡教授坐著輪椅向大家致意

我除了哭著向他道謝,不知還能做什麼

為了聽蔡教授的發言,大家從路旁坐到路中間

沒有激情的鼓譟、沒有汽笛聲的噪音

大家就只是聚集在一起,希望能帶來些支持


然後,中國「民間人士」陳雲林來台

因另一位中國民間人士張銘清不小心「趴街」

而讓中華民國警方有了全面戒備的正當性

然後,我看到了二十年前的台灣


我從沒看過那麼多的警察在同一地點同一時間出現

國賓飯店外,圍滿了各種維安人士

有一般警察、替代役、理著小平頭的便服男

只要有風吹草動,就一群人衝過去

原來,這就是以前民主前輩們所衝撞的人牆


上揚唱片外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

我就剛好站在唱片行外的馬路上,民眾面對著整排警察席地而坐

然後,一堆警察衝到唱片行,然後一直聽到民眾大叫「警察打人!」

本來席地而坐的民眾紛紛站起來衝往唱片行聲援,

整排警察趁勢向前挺進,拉大管制區。


「一二三,退!」「一二三,退!」


而我就在這時,被警察的盾牌推離原本站的地方

耳朵聽到的是警察整齊劃一的口號,

身體踫到的是冰冷的盾牌,

口裡尖叫的是「為什麼要推我?」



後來退到國賓飯店對面的街上

看到一位大叔,獨自揮著車輪旗

對著國賓飯店,大叫「消滅萬惡共匪!」

一下子,十來名警察就拿著盾牌排在他前方。



I felt so bad….

Is this Taiwan?

暴民?我也是暴民嗎?

所以用盾牌推我?


「一二三,退!」


再退下去,台灣還能退到哪裡?

This is my nation, my home.

I have nowhere to go.

除此,我無路可退!



 

和媽媽的約會

最近每個週日下午,都是我和媽媽的約會時間
約會的主題都是一樣,英文和數學

母親在孩子們可以自立後,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今年五月,從唸了三年的佛學院畢業
這個里程碑,讓母親更有信心可以挑戰國中的補校課程
九月,母親開始了天天晚上去上學的日子
從晚上五點半出門,坐公車去上學
六點二十開始上課,每天上到十點才下課
回到家總是累得馬上倒頭就睡
看在家人眼裡總是說不出的心疼

但母親總是甘之如飴
說著上學的好,但也總是不好意思的說
自己完全跟不上進度,要是早幾年去唸書就好了

後來,母女倆就開始了週日的約會
從一筆一畫寫ABC開始,到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媽媽的課本畫了又畫,寫滿了註記
上面的註記讓人看了好氣又好笑~
華ㄊ as 有兒 內不? = What is your name?
台語裡的音沒有捲舌音和F的音,
一句How are you? 成了Hawaii,
I'm fine, 成了I'm bine.
一個he,出現在課本生字看得懂,放在句首看不懂
放在筆記本上看不懂,
什麼主格 所有格 人稱 單數 複數 be 動詞 所有的專有名詞全都不懂
課堂上抄回來的字,全部丟三落四,搞不懂老師為何把t寫成一個十字,

數學更不用說
實數 虛數 整數 負數 絕對值 交換律 分配律
這些東西比大悲咒還難讓母親理解
為什麼(-65)+(-65)=130 老師說我寫錯,我才差一個-而已啊
130有算對啊。
一長列的四則運算,還沒算到的就先放一邊
要算的時候,再從題目抄下來,
我突然覺得好心疼
坊間那麼多用中文教英文的書,我卻找不到用台語教英文的書
我不會用台語教媽媽數學。

母親的第一次月考滿江紅,
大部分的考卷都答得很差,因為她看不懂題目
公民有一題問答題,題目問的是
「請舉出一個「性別刻板印象」的例子」
媽媽的答案是:
「我的家庭很圓滿,先生很有責任感,感謝上天給我們好日子過」
我一看就快昏了,我問她說知不知道什麼是「性別刻板印象」
她說我哪會知那是什麼?
老師還給了一半分數(先生有責任感是性別刻板印象?)

過去的台灣歷史裡,台灣人從被迫用日語思考書寫,再換成用華語思考和書寫
台語文的空間在哪裡?
對我來說台文的書寫和思考速度,比我的英文書寫和思考速度還慢上百倍
(最近台文又退步了~~~Orz…現在閱讀速度又變慢~~~)

早知就先教媽媽白話字了,懂了一種羅馬拼音法
再學英文的拼音法,應該會快很多~~~

 

景氣不好,只能乖乖被「精簡」?


常看我部落格的人,都知道過去的幾個月來對我來說充滿了變數,從離職到面試再到述職,過程千迴百轉,比看連續劇還好玩,本以為一切到此已告一段落,誰知,還能再起風波~

昨天下午,部門協理找我闢室密談,破題便是:

「現在景氣不好,所以本部門要『精簡』人事,總經理交代下來,要裁掉三人,在我爭取之下,才說可以只裁兩人,所以希望你能自請離職。」

「另一個已經答應了,希望你今天交接一下事項,明天來辦手續就可以走了,不過,薪水會給你到月底。」

哇哩咧,我才來一個月,就精簡到我是怎樣,我當然不客氣地問,我們公司營運所受景氣之衝擊,本不若其他業者來得大啊,沒有虧錢,為何要裁?協理繼續說:

「雖然本業尚未虧錢,但也受到影響,此舉是不得不為。而且,我看你也應該沒有經濟負擔,影響應該較小。」

Madre,我被資遺是因為我沒家要養?我一個人不用花錢啊?

再來我便問到資遣的一些細節,協理板起臉孔,不希望我用到資遣這種方式,因為這對公司的形象不好(Madre,你都不給我工作了,我還給你面子啊!)

和協理密談完,我全身發冷,不敢相信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沒多久,離職申請書也放在我桌上,希望我儘快簽名~

我一面拖延,一面在Plurk求救,得到網友們雪花般的聲援
老貓大一馬當先阻止我簽下離職申請書(因這樣視為自願失業,沒資遣費,也不能請領非自願性失業救濟金)

再來直接熱線教學,告訴我該如何捍衛自己的工作權(失業權!?)。

後來,我和部門另一位資遣員工直接衝到人事問清楚情況,
人事協理告知,其實他們對主管都說得很清楚,有兩種方式可以給員工作選擇:

一是自請離職,但是多給一到兩個月薪資,二是走正常資遣路線。

當然,我們主管只跟我說一種選擇。

問完人事後回到位子,我再度被請去要求趕快簽離職書,我就再度使出史上最大賴皮術,硬是拖到下班,然後就跑回家(離職書也帶在身上,以免被拿去交~~),先冷靜再說。

回到家,當然還是氣憤難平,冷靜下來之後想一想,其實也沒什麼好氣,這件事我本早有預感,剛進公司,老闆請我兼任祕書時(因為覺得我工作Loading不 重),我就隱隱覺得不對勁,後來待了幾個星期,看了一些東西,覺得若以公司原始的規劃,這份工作的確不需要再找個人來做。沒多久,我就和同事請教,我到底 還能從這份工作裡多做些什麼多突顯自己的價值,不然,真會覺得工作會不保。

言猶在耳,馬上就被協理叫去密談。我一方面覺得自己料事如神…另一方面也暗自感到可惜,其實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呢!為何老闆會覺得我很多餘?

今天早上,我兵分三路(有沒有這麼忙啊…)先和協理表明,不願接受自請離職的請求,再衝去找人事協理,弄清楚法條的規定,確定我真的可以拿到一張解雇證 明,中間,跑到洗手間堵總經理,跟她說,我需要和她談談。總經理一時搞不清楚,要我晚點再找她,我就說,但是,可能等你開完會,我就不在了,現在不講不 行。總經理嚇了一跳,才知道我被協理資遣了,要我放心,至少待到下班再說。

確認好可以待到下班,我開始火速開打我的工作計劃及轉投資營運分析(這輩子沒這麼認真過,比交期末報告還刺激!),其他事情我都不管,然後,協理就來跟我 說,待會人事會給我一份「試用期不適用」的文件,我就可以走了,再過一陣子,我就進不了系統了(MIS太有效率了吧!?)。

我還是埋頭苦打我營運分析報告,半個小時後,總經理開會結束,回到辦公室,要我進去談,我一進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呈上我寫的報告書,跟總經理報告說, 針對我的工作內容,如果只叫我寫寫財務分析,那我真的是冗員,我可以走,但是,我相信,我們這個部門能做的不只這些,這份是我觀察到的一些營運問題分析, 而這份分析,也許不盡完善,但也希望下一個人可以針對這個部分多多著墨,而不是看著財報算ratio做差異分析。

總經理看了我的分析,看著我說,沒錯,你說到我們部門的弱點了,我的確是希望這個處室的功能可以更強大一點,而你提出來的看法都是我想要知道的。資遣的部 分,的確是我通令協理去處理(處理掉兩個人!?),不過,這不是要裁掉最年輕的而是只能留下我需要的人,那妳的部分,我會再和協理談,希望妳可以留下來, 也對妳說聲抱歉。

我腦袋空空地走出總經理辦公室,不敢相信我真的做了這種越級上告的事情,一路峰迴路轉,現在還是覺得不那麼真實。回到自己的位置,看著另一個同事在打包,我突然覺得不忍,或許我還是該走,這種公司待了也沒什麼意思?

後來,又被協理叫去,告訴我不用被資遣的消息,還跟我說…因為我的營運分析,他已經直接和總經理說,若我能直接到工廠去管理會更好!(天啊!擺我一道,就是要我發配邊疆吧!)以後,我可能要調到蘇州去。(再來一句,反正你還單身,應該沒什麼負擔?)

不管怎樣,蘇州的事可以慢慢談(我才不要去匪區!)
至少,我讓主管看到我的價值,這比不被資遣來得意義更大。

只是,接下來的路更加難走了,一整個冒犯到協理,看來接下來會被釘得很慘。

要更加油才行~~

p.s. Madre 是西班牙文媽媽的意思,唸起來就像「馬得咧」以此代稱。

 

台灣派電影—海角七號

認識我的同學都知道我愛看國片
一有國片上映,就會跑來問我說看過了沒,
然後再驚異地發現
我沒看過「赤壁」、「色戒」和「長江七號」甚或是「朱延平系列」、「吳宗憲系列」

對我來說,講國語的電影不是國片
我心目中的國片,是台灣派電影
是充滿著台灣元素的電影

在台灣派的電影裡,我看得到台灣的街頭景色、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多元的文化價值,
1995年 陳玉勳導演的「熱帶魚」,台灣社會價值的扭曲在導演的鏡頭下愈顯荒謬
不管是莫名其妙被綁架的考生,因為老大離奇死亡而不知所措的善良綁架犯
為求生活,在夜市假扮人蛇的文英阿姨,還是因地層下陷而泡在水裡的農村,
整部電影,讓你從頭笑到尾,沒有嚴肅的指控,卻發人深省。

1997年 陳玉勳的另一部作品「愛情來了」,看到市井小民在都會愛情裡的努力和掙扎。不管是謊稱自己長得很瘦很美而在與筆友約定見面的時間前,拼命減肥的胖女生、只 敢把愛戀心意注入漂亮蛋糕的長相抱歉麵包店師傅還是在家裡抱著吉他想像自己會成為巨星的排骨宅男。裡面的小人物,就是你我身邊每天都會出現的人。

高中時期,一次硬逼同學一起去看「假面超人」,瞿友寧導演的作品,緊湊的劇情,把一切的巧合用最不巧合的方式放在一起,讓人直呼過癮,但是,全場只有我和同學一行人共四個再加一對情侶。

這幾年下來,「沙河悲歌」、「魔法阿嬤」、「起毛球了」、「愛情靈藥」、「藍色大門」、「盛夏光年」、「國士無雙」…等,我看過整場只有三個人的電影,也看過滿場鼓掌的叫座搞笑片。但是,說句老實話,我還是喜歡用詼諧手法拍的小品電影。

記得高中樂隊為了成果展練得焦頭爛額,其中成果展的曲目有小號協奏曲、曲風詭異的新世紀音樂(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形容,反正像極了恐怖電影配樂…)還有電影 配樂組曲,成果展後,我們興奮地問老師說最喜歡那一首曲子時,當所有老師一面倒地推薦我們心目中好練又不需特別技巧的電影配樂組曲時,我們心裡好不服氣, 我們花最多時間練的曲子,反而老師們一點印象都沒有,甚至覺得無聊。
我有時在想,國片市衰退至此也是相似的原因,曲高和寡,太艱澀的對白,太抽象的意境,讓我們無法在電影中感受到和自身的連結,自然也就引不起共鳴。

海角七號的成功,在於電影裡所展現出來真實的台灣,
離鄉背井來到繁華台北城打拼的遊子,
或多或少都有過想朝天大叫「X你媽的台北!」的衝動
從高貴賓士車走出來,頂著標準山本頭,或是電棒燙的小捲髮
腋下必夾小公事包的大叔,
整天抱著把月琴、二胡在廟口演奏的歐里桑
還是吃完廟口喜酒,提著「菜尾」牽手回家的老夫老妻
這些畫面天天都在你我的身邊真實上演

沒有矯揉造作的「標準國語」
也沒有傷他人自尊的低級搞笑
只是平舖直敘地把台灣的現狀展現在大家面前
鄉村青壯人口的外流,觀光規劃的奇怪想法(動不動就是國際化,一堆奇怪的詞語堆砌,內地南投的九族文化村硬是要規劃「海盗嘉年華」活動,誰要去看?)
對傳統文化保存的輕視或輕蔑(?)

一開場,太陽西沈,送走了一個太陽帝國殖民政權
結尾,映入眼廉的又是另一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殖民政權旗幟

台灣的未來又將駛向何處?希望別看到滿天星空啊~

 

學習做個台北人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台北人
雖說是在台北出生(咳,嚴格來說是台北縣)
在台北市唸國小國中高中(但其實國中後才真的住台北市)
對台北市的認識,也就只有坐公車會經過的地方
後來就離開家了~

離開家十年後,終於又回到了台北市
坐著和高中時同一線的公車去上班
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十年,真的變了好多,
不,應該回溯到小時候坐公車上學的那時候
那時,鐵路還沒地下化 中華商場還在
一樓的點心世界還是人滿為患 二樓則充斥著奇怪的伯伯們
有冷氣的公車叫「自強公車」
坐到不自強的公車,
經過淡水河時,就著打開的窗戶,就會聞到陣陣的臭味

然後,車掌小姐成了遙遠記憶中的名詞
從貼照片的月票到會印上每次坐車紀錄的公車儲值卡
再到悠遊卡。

新上班的第二天,同事跟我說
台北人的下班時光,大部分都會去學東西
我突然有種「啊~要先學的應該是怎麼做台北人吧?」的感覺

今天下班,跳上一班很久沒坐的公車,想坐到西門町
公車在市民大道就往回開,我大驚地問司機「路線改啦?」
司機滿臉問號說「改很久啦!」

是啊,習慣的公車路線全改了
不再有左右線之分 改成不同號碼的公車
讓我每次等不到心目中的公車
0東 0南 0西 不是改路線就是停駛

突然想起「天橋不見了」裡的場景

2008年,我在台北市,找不到心目中的台北
重新學習做個台北人~

 

拼到底才會贏!UN for Taiwan!

明天就要結束自己在入聯宣達團的行程
不到一星期的時間,
從紐約的聯合國廣場走向時代廣場
從紐約坐車到DC到費城再回到紐約

我們的腳步所到之處,
都有為台灣入聯而發出的聲音
不管是在遊行時大聲地喊出

「UN for Taiwan!」
「Keep Taiwan free!」

或是走在街頭,傳單一張張地發到路人的手上

我們的成員 白髮人比黑髮人多
有行動不便的身心障礙者
但我們的腳步一樣堅定 聲音一樣洪亮

遇到過沒禮貌的中國人,對我們指指點點
遇到過把傳單退回來,說「這件事不可能」的台僑
遇到過十分了解台海危機的外國人,
其中有脫離蘇聯獨立的立陶宛人 說 感同身受
有退休到佛州的紐約客跑來跟我直接要傳單說
Thank you for being here...
有同情台灣,但又搞不清楚兩岸和平協定的消息是從何而來的人
有根本搞不清楚我們的訴求,就說要建交的熱情義大利觀光客

很感佩同團的成員們
有高齡85的阿公,健步如飛地跟著我們遊行
有連續5年跟著宣達團來美國的團員
有英文不太通但就只是站在定點把傳單發出去
邊說UN for Taiwan 要是有人再問細節就一直傻笑的阿嬤

在宣達團的文宣上說
就像猶太人一生要去耶路撒冷朝聖一次
台灣人一生也要去一次紐約說出台灣要入聯的訴求

羅榮光牧師在行程中不只一次跟我們說
我們不只要拼,還要拼到底
在還沒加入聯合國之前,這個宣達團還會繼續下去
希望明年能有更多人一起去參加!

 

人生難得幾回衝~去紐約喊出「台灣要入聯」吧!

從高雄搬回來的第一件事是參加830的遊行
三個主題「顧腹肚 護主權 要陽光」中
「護主權」這個議題是我覺得最需要被重視的

錢再賺就有,陽光法案…錢被污走,再賺就有
但主權呢?一旦失去,還能要得回來嗎?
看到馬先生不斷向中國輸誠,把所有中國的回應一律視為善意
中華台北,中國台北?中華郵政?中華鳥會?
巴拉圭等友邦直接點明不會再支持台灣入聯
台灣又成了不能說的祕密。

我還能做些什麼呢?

去紐約喊出「台灣要入聯」吧!

星期一打電話給入聯宣達團、明天就要去美國。
在開始新工作前,再給自己一次衝動的機會吧!

「台灣就是要入聯!」

 

再見,無情的城市

今天,結束了在高雄的工作,
明天,退租賃居的套房。
後天,在台北參加遊行。

一年又六個月在高雄的生活就要結束。
再過一年六個月,高雄這兩個字對我的意義又是什麼?

一年六個月前,為了一個以為可以相知相守攜手前進的伴侶
來到高雄,開始新的工作新的生活
不到三個月,所有的美好想像成為泡影。
以為不再有遠距離戀愛而來的爭吵,
誰知兩人的心靈差異是怎麼搬家也拉不近的遠距離。

然後,一個人在這完全陌生的城市,獨自生活。
不會騎車,沒有交通工具的我
走路上下班,下班後一個人回家面對滿室的靜默。

週末永遠是最難熬的日子,
等著行蹤不定班次稀少的的公車,
花上一個小時,從楠梓到左營到蓮池潭才晃到高雄市中心
緩緩流下的眼淚總讓我看不清窗戶外的景色
搞不清楚為何自己讓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一個人走在高雄的街頭,很孤獨
曾一個人坐公車到美術館,逛完展覽
再走到「地圖上看起來很近」的十全電影院看藝術電影
對走路超過一個街區就要騎車,
三個街區就想開車的高雄人來說
寬廣的人行道,只是用來裝飾的美麗街景
讓我無法像在台北一樣混進人潮中裝合群,
走在路上,只感受到強烈的孤獨迎面襲來,把我打倒。

年初的逆風行腳,再從高雄市走到岡山
讓我用不同的角度,重新感受高雄人的熱情
新通車的捷運,讓我不用在淚眼中坐著九拐十八彎的公車顛簸進市區
當我第一次走出中央公園站時,
看到頭頂是一大塊閃閃發亮的白色船板,
兩層樓高的電扶梯中間是涓涓而下的小瀑布,
左右滿滿的向日葵造型風車,
迎著風努力轉動,像在張開笑顏歡迎乘客時,
我激動地哭了,突然開始以住在高雄為榮。

今年三月,捷運是我天天下班後必報到的地方
坐到凹仔底站,走到競選總部,
認識一堆志同道合的伙伴
一起到夜市和各大捷運站發傳單「一發逆轉,台灣加油!」
感受台灣人的熱情與無情。

選前之夜的群情沸騰猶在眼前,
開票的結果至今仍無法相信。

終於要離開這個城市。

一年六個月,謝謝高雄人教給我的人生課題。
認識了許多伙伴,青年軍、新文化工作隊、打狗網軍
弄清楚原來高雄從不是綠色大本營(尤其是左楠區!)

明天起~要回到中國城,繼續另一場硬仗
繼續逆轉,台灣加油!

 

這樣的清算、凌遲的是台灣人的心

下午和媽媽看到幸妤的新聞
兩人都紅了眼眶,不忍再看。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這樣的畫面、凌遲的是台灣人的心

立法不完善的時候,行為必須靠道德來規範
但誰能告訴我什麼是道德?
道德是約定俗成,還是「中國國民黨」的道德?


2001年4月11日,是所有在校的成大人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天
那天下午檢察官進入成大宿舍查扣含有中文MP3音樂檔案的電腦主機,
並將十四名學生帶回偵訊。
那天,全成大的人都在宿舍拆電腦
男生突然覺得自己成了巨星,一直有女生打來求救電話
女生突然搞得清楚硬碟和主機的差別
大家手機此起彼落地響,報告搜查進度
見面第一句話是「你身上有幾顆硬碟?」

那晚的政論節目,主持人對成大學生大肆批鬥
認為成大枉為「企業家最愛的大學」,辜負了社會的期待
成大學生都是一群貪贓枉法之徒。

但真的是如此嗎?
一個成大mp3事件,就能讓全台灣的盗版消失?
直到今日,著作權的規範仍為許多灰色地帶
檔案分享交換在科技的發展下只有更加頻繁
那怎麼不再去搜宿舍?全台灣一百多所的大專院校都來搜啊?
看能搜到多少?再請學生一一舉證「合理使用」、「自用備份」?

同樣的,我們都知道現行台灣的法律針對政治獻金和選舉結餘款的規定
不盡完善,那被抓到的是被抓到什麼啊?沒立法何來的犯法?
還是直接套用中國國民黨認定的那套「道德」?那套「貪腐邏輯」?

成大mp3事件,最後是和IFPI達成和解,登報道歉了事。
讓那十四位學生(大多是大一學生)還能過著平靜的人生
不用背負著因立法不完善而加諸的法律責任。


2001年,在成大的每一位學生都問,
「全台灣的大學生都在抓mp3,為什麼只有我們要道歉?」
2008年,我還是想問,
「政治人物裡財產申報不實、收受政治獻金、在海外置產的何其多,為什麼只有阿扁要道歉?」

 

命中,就是愛台灣

這幾天,一直想哭
想哭的原因很多,
一是最近轉職搬家的事情太繁雜,壓力不小
二是看到阿扁總統出來道歉

雖說接下來的工作已有了著落,週五還是去了一個先前已排定的面試,
也因為沒什麼壓力,面對奇怪的問題,也都能微笑應對
誰知怪事還是發生(已有網友反應,我很容易遇到怪事~大家請多體諒!)
主管在面試結束後半個小時,打手機問我結婚了沒(因為我的履歷沒有附上那些和能力無關的隱私資料)我回答未婚後,對方又問是否近期內是否有結婚的計畫,我 仍是微笑以對,沒有。對方居然非常天真地跟我說,因為他們總經理不希望女生一進公司就馬上去結婚生小孩,所以交待一定要問。

呵~我微笑掛上電話後,只想問候那間公司全家人,再順便問他們是不是全都是男人生的。是,我到了適婚年齡。對,我沒有計畫,連個對象也沒,你要幫我介紹 嗎?一堆人為了比結婚生子更鳥的原因辭去工作,為何不問?像是未來有沒有可能因為受不了公司附近餐廳太難吃而離職?會不會因為公司的名字太鳥而離職?

掛上電話,心情很難過,這不是我第一次在面試場合被問到婚姻的事,離家去高雄工作時,面試官們一律合理懷疑我是為愛走天涯,再怎麼解釋也沒用。女人~在職場上就注定要這樣卑微嗎?

回到家裡,母親就問我,阿扁的事怎麼辦?她不敢相信這件事會發生,她難過地無法自己,我也不相信這件事會發生,我只能跟我媽說,就看著事情如何發展吧。
父親今日一早為了小事發脾氣,對著我們說「你們這群民進黨的就是這樣!」我無言以對,一心只想著趕快出門去台中。

去台中的路上,一路咬牙忍住眼角的淚水,想起從322後對自己的承諾,我再也不要為了台灣的民主之路而傷心流淚,我要變強,直到笑著流淚的那天來臨。下午 的網聚,看到了許久不見的夥伴,聽到了許多感人的分享,那壓抑已久的情緒總算找到一個宣洩的出口,最後的禱告,感受到所有人的心都緊緊地繫在一起,就像綠 妹妹說的,台灣,不是一個選擇,而是一個命定,destiny。我就是台灣人,good or bad, 還是台灣人,就是這樣。套句最近流行的「命中」風,我也要再加一句,「命中,注定愛台灣!」

 

Fly Away By Cornniee May

第一次聽到Corrinne May是我大學的時候,
離家求學的我一聽到這首歌,淚如雨下
只想馬上回家抱媽媽一下…
因為Corrinne May, 讓我硬是從Amazon買了一張正版CD
從此成了她的忠實歌迷。

在國外求學工作的那段時間,
想家的時候就把這張專輯拿出來反覆播放
任由脆弱的情緒隨著音樂宣洩。

飛累了,倦鳥總有歸巢的一日
終於,我要搬回家了可以賴在媽媽身邊,
聽著她細碎著抱怨家中的瑣事
看著她一筆一畫仔細地寫著補校的作業
幫她訂正功課,像小時候,媽媽仔細研究我們的作業一樣。

我不會放音樂連結~請點以下連結~
Fly away MV@Youtube

歌詞如下:
Fly Away by Corrinne May

When will you be home? she asks, as we watch the planes take off.
We both know we have no clear answer to where my dreams may lead
She's watched me as I crawled and stumbled
As a child, she was my world
And now to let me go, I know she bleeds and yet she says to me

You can fly so high
Keep your gaze upon the sky
I'll be praying every step along the way
Even though it breaks my heart to know we'll be so far apart
I love you too much to make you stay

Baby fly away

Autumn leaves fell into spring time and silver-painted hair
Daddy called one evening saying "We need you. Please come back"
When I saw her laying in her bed
Fragile as a child
Pale just like an angel taking flight
I held her as I cried

You can fly so high
Keep your gaze upon the sky
I'll be praying every step along the way
Even though it breaks my heart to know we'll be so far apart
I love you too much to make you stay

Baby fly away

 

Cynical始終來自於天真

經過一整個月的努力,轉職搬家的事情總算有個初步的結果
這段日子來,真的十分感謝網友一路來的相挺和支持

自從Cynical成為顯學後,我常在想Cynical這個形容詞,
根據韋氏大字典的解釋:

cynical
Function: adjective
having or showing the attitude or temper of a cynic: as a) contemptuously distrustful of human nature and motives or b) based on or reflecting a belief that human conduct is motivated primarily by self-interest

不再相信人的純真本性和動機的人,就是Cynical的人,但人真有純真和利他的本性嗎?
一切是我太天真吧?因為天真地以為人性本善,才會在面對現實的人事物時有Cynical的表情想法和回應吧!

我天真地以為台灣人在遴選員工時 公正客觀,所以遇到探人隱私的面試官會Cynical
我天真地以為台灣人在遴選員工時 多以能力做標準,所以遇到不適合的面試流程會Cynical
我天真地以為台灣人在遴選員工時 是以適才適用為原則,所以遇到要低就的工作內容時會Cynical
我天真地以為台灣人在遴選員工時 尊重來面試的人都是未來可能的員工,所以遇到隨意唬弄的就會Cynical
我天真地以為台灣人在遴選員工時 不會想聽客套話,後來知道裝乖才是拿到offer的王道,所以一整個Cynical

也許,這一連串的面試經驗談,有時看來就像只求錢多事少離家近的草莓族在無病呻吟。
但這樣的經驗分享不是為了抱怨,也不是要詆譭那些不錄取我的公司
只是,我還保持著一點天真,
希望有一天,台灣的社會文化裡能多一點尊重、多一點客觀、多一點合理

我不喜歡看到明明是大專生可以勝任的工作,
卻要找高學歷的來應徵,然後不願給配合的薪資福利
若真招到高學歷的員工就沾沾自喜覺得賺到
也不願看到被用壓力型面試法嚇到自信全無的社會新鮮人開始對自己的能力充滿懷疑
這樣的邏輯,只會讓更多的台灣年輕人花更多時間在不必要的學業上,
造成整個社會人力資源的浪費

台灣現正從勞力密集社會走向知識經濟社會,不管是公司和員工都該認清自己的角色
若還是以「增補人力」而非「招募人才」的態度來面對公司最重要的資產
那掛著「人力資源部」的處室還是正名回「人事室」比較切合實際狀況吧!
台灣離知識經濟還遠得很!

我的面試心態,但求尊重和客觀而已
Interview的過程,是雙方心理的角力戰
為什麼公司要找我來面試,為什麼我要去面試?
公司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我的能力和經歷能帶公司什麼?
公司要用什麼做為回饋?回饋是否符合我的期待?
對於連面試官都搞不清楚狀況的面談,我臉色一定也不會太好
畢竟,浪費的是雙方的時間。

很高興自己沒有受到太多的折磨,就談到一個理想的工作
公司規模不算太大(呃,比起目前所待的有百億資本額,不到十億都算小啦~)
公司創辦人對智慧財產、人力資源和企業責任的重視也是我所認同的。
一連串的轉職大考驗總算告一段落。
再來就是等八月底的職務交接、搬回台北
九月正式在台北開始上班!

(回頭想想,幹嘛把自己搞得這麼累…不能一件事一件事慢慢來嗎?連個偷度假的時間都沒~)

 

趕快讓我找到想要的工作吧~快受不了面試了啦~

昨天又是面試連環發~

早上是 心理諮商師型面試官的第二次面試,這次又多了人資的主管,仍是問些工作的事,及如何handle different scenarios. 這次面試感覺舒服多了,沒有太多的心理學的測驗,就只是聊聊天,結果還是回家再等通知。

下午去了某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因為應徵的組別不是一般的查帳和稅務組而是比較新的領域,而我這個人對新奇事物是特別的有熱情,所以事務所雖是我最不喜歡的選擇,我還是去面試了。

由於本小姐難得穿著全副武裝,哦不,全套套裝和三吋高跟鞋走在下午兩點高溫的台北街頭,一走進事務所就快累壞了,又花了快兩個小時完成「IQ test 」、「English proficiency test」和「 Professional test」,我在一堆方塊和圖形中迷失到想罵人,看到那種邏輯題「筆能寫字、能寫字的就是筆、不能寫字的就不是筆」或是「如果大後天是昨天,後天是前天, 那大前天是那一天?」我更是整個頭快爆,一邊偷幹譙一邊狂寫,看著同時在考試的兩位看起來像剛畢業的妹妹們,抱著頭安靜地在寫考卷,我開始覺得自己真的老 了,老得沒辦法順服這種無意義的要求了(說什麼呢,還不是乖乖寫完…Orz...)。

寫完考卷來到面試關卡,面試官看起來跟我年紀差不多,應是較資深的組員,一開頭就跟我說,你對內控了解很多呢~我們第一次看到有人寫那麼多!(內心OS. 我咧~明知這種考題大部分人都會傻眼,卻不改善出題方式,還沾沾自喜什麼啊?)面試再來到工作內容的部分,面試者跟我說其實事務所內還有另一小組在找人, 不知道我有沒有興趣,他們可以幫我轉介。我一聽,就一整個不懂,是事務所的人主動找我來面試這個職位,不就是覺得我比較適合這樣的職位,一來又問我要不要 去別組,那又何必找我來,到底在搞什麼?

兩位號稱副理級的小姐,一搭一唱,對工作內容的交待也不很清楚,只是拼命問我有無興趣,我更是覺得 OMG,誰來救救我啊~find somebody else knowing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等到後來,知道沒有馬上能和更高主管面試的機會後(又是那種回家等通知~我們一直都有在找人云云…)早知是這種不嚴謹的面試程序,我就不要花心思去唸什麼鬼內控流程了,浪費我的腦力~~

等完成這一輪的面試程序,我應該可以出一本「第一次面試就Cynical」的書了吧~

 

是的,我很Cynical~

這篇文章應該算在「我還是無法了解台灣人的面試邏輯」的系列作裡,

最近把一些計畫給定了下來,
確定離開無情的城市的時程,回到更無情的台北中國城
雖然台北中國城也不是什麼好地方,但至少家人都在台北,
三不五時回家和家人一起看新聞,練習Cynical的表情,也比自己待在高雄好得多~

因為要開始找在台北的工作,也就是又要再度面對我的罩門--
不懂台灣人的面試邏輯
上星期五一連去了兩家面試,還是不懂啦!

Company I: Accountant/Financial Analyst.

一到公司,才知道要考筆試,一看到試卷,哇~洋洋灑灑三大張的全英試卷
前兩題考會計,第三題是要求把一份三頁長的英文合約做summary.

我一看到要我編銀行調節表,還有分錄題,看完題目整個呆掉,
OMG~我雖號稱會計系畢業,但古有明訓,「會計會計,快快忘記」
硬是花了兩小時的時間才把答案硬湊出來
(題目真的不難,我的時間全花在用念力恢復記憶了~~)
第三題的summary題,用意似乎是要考英文能力吧…
但我也真沒概念,怎樣的summary是summary,
就把標題給抄抄了事。

終於到第三個小時,與主管開始會談,
主管先要我自我介紹,(十大常見但無聊的面試問題之首!)
講完了名字,大概說了自己目前的情況,就停止了
主管覺得我講得太少,要我再多說些(這就是我覺得很怪的地方,只叫我介紹,也沒叫我要介紹什麼,又嫌我說太少)
後來開始問我一些上一份工作的事,我又是說沒兩句就停了
主管繼續問一些事後,就說了一句
「聽起來,妳不太喜歡在美國的那份工作,是嗎?因為妳說到那份工作時,聲音愈說愈小」
(到底是怎樣啦~怎麼老是遇到自以為是心理諮商師型的面試官,那份工作都是兩三年前的事了,細節早就忘光了…怎會理直氣壯地起來?)
到將近尾聲時,主管問我有沒有什麼其他的問題,
我就直接問公司的自有品牌規畫情形,
主考官覺得我問這個問題很奇怪
(覺得問題太不像面試者的問題?)
沒有正面回答,我才又問了有沒有輪調機會和教育訓練的問題
到最後,我還是直接問起了薪資待遇,並告知我心目中理想的薪水
對方看來完全嚇到(一來直接談,二來開太高…?)
一直解釋,公司福利很好,有免費三餐等,必須要考慮在整個package裡
但說完,也沒想繼續跟我談到底package裡有包含哪些。
不懂。


Company II:Financial Analyst
面試完在內湖的第一家公司,又風塵僕僕地衝到中和的第二家公司,
又是考卷兩大張,現在怎麼這麼流行考筆試啊?
一張是考英文,作文一篇,題目是假設你是公司的行銷專員,
如何挽回已決定不續約客戶的心。
由於早上已枆盡大部分功力,這題就給他胡亂寫一通了
和主管的面試還算愉快,只是有一題不太喜歡
就是工作申請表上要填自己的優缺點
我這個人啊,優點就是沒有缺點,缺點就是優點太多
叫我怎麼寫呢?
優點還好發揮 活潑大方、美麗動人…
但缺點總不能寫自己常被人說Cynical,
每次與人談論時政就吵起來吧~
所以,我寫了個「原則太多」
被問到時,我就回答,我生活作息太過正常,
反而是種缺點
主管順勢問我對加班的看法,我也老實回答,過度加班不能接受
討論完工作內容後,我東看西看也沒看到這份工作為何需要英文精通的人來應徵
所以問了主管,主管回答因為她是華僑,不太會讀中文不會中打
而新同仁需具備有看懂她英文e-mail和聽懂她交辦事項的能力
我聽了便問,這樣就需要精通英文的人才嗎?
主管也直接回答,其實不需要。
(啊~~~我又來了,老是挖一些坑給自己跳~~~)


面試完後,跟一位最近拿到3個offer的大學同學討教面試技巧,
才知道自己從沒搞懂台灣人的面試邏輯啊!

有些問題是有標準答案,標新立異就是不會有offer的啦!
例如:你對加班有什麼看法?
標準答案:完全可以配合
或是:你心目中理想的薪水為何?
標準答案:依公司規定

下星期還有一個面試,這次公司已經有先說會考
1. 智力測驗(天啊…為什麼啦~是怕我太笨還是太聰明?還是覺得現在大學畢業生程度可能有智能障礙之嫌?)
2. 英文(可不可以附上托益成績就好啦~好累喔)
3. 專業科目(別再來啦~~試編製OOXX表~~Orz...)

最近英文有點退步,但幸好總統怕台灣人沒好好練英文,都有落幾個英文單字讓我們練習
來…repeat after me, cynical. C-Y-N-I-C-A-L,賜泥苛。
例句:最近民眾的表情有些cynical。

Chinese Taipei, 中華台北,不能寫成中國台北喔~老師會扣分
啥~China和Chinese 有什麼不一樣?China和Chinese 的語氣不一樣啊,
Chinese帶有善意的意思。
啥~那China是不是帶有惡意的意思?老師在講你是都沒在聽啊,看你的表情就很cynical,同鞋,下課!

 

一頭受傷的獅子仍想吼出聲音

"AN INJURED LION STILL WANTS TO ROAR"

最近在看一本" the last lecture"
是由Randy Pausch ,一位卡內基美隆大學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的教授所寫
他在知道自己胰臟癌轉移,來日無多,仍決定要向他的學生們上這堂最後的課。
這樣的決定,他的家人十分不贊成,不懂為何還要犧牲和家人最後的相處時光去幫學生上課,但他只說了句"AN INJURED LION STILL WANTS TO ROAR",授課才是他最後的舞台。


322選後的第一個週末,和高雄青年部北上替謝先生打氣,
再來在高雄的感恩音樂會,
今天在「有情的心,美好的仗」網聚上三度見到謝先生,
不知為何,這句話不停在我耳邊迴蕩著

我從來沒想過,一個總統選舉敗選人,在選舉結束近四個月的場合
一出場仍有如此高的人氣,沒有激情的「對不對?」「好不好?」
只是平舖直述地說著現在馬政府的治國無方

我看著他一襲簡單的Polo衫,想著那句「一頭受傷的獅子仍想吼出聲音」
想著謝先生仍繼續做的影子政府、新文化運動。

心裡突然感傷了起來~
我們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呢!大家加油!

 

九降風--專屬六年級「男生」的電影

號稱一部專屬六年級生的高中電影
或者應該說是一部專屬六年級「男生」的電影

在號稱長安女監獄的學校生活了三年,我的周遭沒有熱愛職棒的男生,沒聽過充滿奇怪語助詞的對話,也沒有偷騎機車的驚險經驗。學校裡最大的罪惡除了裙子太短和放學時在門口站崗的男校同學外,似乎也沒什麼其他事情值得教官在司令台上報告。

原來,我的高中世界如此單一。

我所有的回憶只有樂隊。
那時國慶仍有閱兵,仍要派學生戴著傘帽去罰坐。
穿著短裙的高中樂儀隊女生給人的無限遐想不下於現在的啦啦隊和熱舞社。
黑色的隊服、獨一無二的帥氣披肩、肩章、黃色穗帶、小白裙、白色長靴、帶著羽毛的高帽。每一個配件上都帶著我們對學校樂隊的無上榮譽感。

十年後的現在,一聽到任何節奏強烈的打擊樂,仍能讓我熱血沸騰。

我的高一高二,練樂隊是主力,念書反倒成了副業
七點鐘到校,開始練到早自習結束,到第三節下課就開始吃午飯
中午鐘聲一響又衝去練習,練到午睡時間結束,再度過昏沈的下午
等待放學的鐘聲響起,再衝去練到七八點才回家。

高一的小學妹生涯,看到高高在上的學姊背著鼓,用手中的鼓棒打出複雜的節奏,心中有說不出的崇拜。幾個小學妹湊在一起,就是不停地討論那個學姊最帥,看到 心儀的學姊出現,整個人就像被電到一般,心跳加速、手心不斷冒汗、臉也開始脹紅,怯生生地向學姊問好。但學姊們總是冷漠地回應,似乎怕臉上的表情會破壞學 姊的權威感,而那種高傲的神情,又讓我們這群小學妹們多了些崇拜的原因。

身為打擊學妹,意思就是在學姊練習前或出隊前要替學姊搬好所有打擊樂器,學姊們總是好整以暇地看我們搬,口中沒有任何加油打氣的話語,只是要我們別弄壞樂 器,若是平時練習,就是從三樓的樂器教室搬到操場,若是出隊,就是搬上樂器車,再幫學姊搬到表演場地。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個留校練習的夜晚,好不容易把室 內大鼓、爵士鼓、鐵琴、木琴等各式樂器搬到操場,沒十分鐘,天空便飄起了小雨,學姊一句「學妹!在幹嘛,沒看到樂器在淋雨嗎?還不快搬到司令台上!」等好 不容易全都搬上司令台,拼命把樂器擦乾後,雨就停了,學姊再一句「學妹!沒看到雨停了嗎?快搬回去!」那個晚上,我們台上台下搬了三次,總算換來學姊一句 「看來今天沒辦法練了,搬回去樂器室吧!」

我差點忘了那段為了省賽、為了出隊狂練的日子,背鼓幾個小時下來,沒有辦法彎下腰來把鼓拿下來的感覺,差點忘了那次嘉義管樂節活動,遊行路線太長,在艷陽下穿著全套隊服和長靴背著十四公斤的鼓走到最後,身體和意識已經分開,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完全靠意志力撐完全程。

去年年底,找了幾個高中同學再回學校參加一百十一周年校慶,為的是每年校慶固定的樂隊表演,當我看到以前動輒上百人的樂隊,只剩下三十人左右的規模,我突然慶幸自己早個十年出生,趕上中山樂旗的最後輝煌年代。

九降風,一部專屬六年級男生的電影
那個看電影的下午,我回到了我高中時代
懷念起暑假團練時,熾熱陽光下,偶爾吹來的微風。

 

我還是無法了解台灣人的面試邏輯 Part 2

日前,志工結果發表,我沒有在錄取名單中
對於這樣的結果,除了一開始小小的upset外,一點也不意外
回頭再想想,我的確在面試的當下並沒有完整地表達出自己想當志工的意願
(實在是光嗆聲就來不及了~哈!)

今天午休時間,和同事看到育嬰假的新聞,同事就直接說,這種政策一實施,以後有人懷孕,敢提要請育嬰假,公司一定是馬上請她走人。後來又聊到有一個新人快 過了試用期,才突然說要離職,因為要專心準備研究所考試。同事就說人資部之後會在給部門主管的面試問題集裡加上這一題「有沒有準備研究所考試的計畫?」 呵,原來事情就是這樣來的吧~就是因為有過這樣的離職理由,就有怎麼的問題產生。

只是這樣的問題真的能篩選出一個工作能力強、適合公司文化、穩定性高的員工嗎?應該不盡然吧?先來看看美國人的 「非法面試問題集」吧!

1. 你是美國公民嗎?你父母的出生地是哪裡?
2. 你年紀多大?何時大學畢業?生日是何時?
3. 婚姻狀況如何?現在跟誰住?何時有結婚的打算?小孩是誰在照顧?
4. 有沒有參加社團?
5. 你多高?多重?

這樣的問題是不是常在台灣的求職場合中遇到?該不會是一般公司的人資部在下載問題集時,誤把illegal questions當成正式問題集就發給各部門主管了吧?雖然在去年中立法院就三讀通過就業服務法裡的「反年齡歧視」條款,但就算徵才條件中不清楚載明, 寫滿個人資料的履歷表一送到公司那裡,還不是馬上就被分類?這類條文的實質意義似乎不大。

其實看「面試」這個詞也就知道了,英文的interview,是相看、互看、我看你你看我~有互動的成份,而中文的「面試」意思不就是主考官坐在你面前來 考你?當時在志工甄選中,另一讓人無法感到滿意的地方就是主考官完全沒有給面試者問問題的機會(我主動嗆聲的不算~呵…)我還是喜歡有互動的「面談」啦, 大家以後有可能是同事,能坐下來聊聊也不錯啊!

星期一和老闆提了想回北部工作的計畫,準備開始找北部的工作囉,又要開始面對各式各樣的面試問題,希望現在的我真的是準備好了~